浙江宁海县:风花雪月农家院播下创意的种子

  乡村为何让城市向往?空气清新,溪流清澈,庭院敞亮,乡邻熟稔,每一个眼神都透出质朴和善。然而,乡村也往往存在局限:垃圾四散,物什堆砌,杂株丛生,缺乏美感。

  去年开始,宁海县19个行政村的190户家庭开始了“美丽庭院”创建,力图让农家小院变得更整洁,更富美感,更具个性和文化内涵,更能体现“乡村生活与现代审美的有机统一”。我们在走访中,寻找“美丽庭院”里播下的创意种子。

  春有红花继木绽放,枝型被修剪成雨伞状,上下两顶,上层开红花,下层开白花;夏日里石榴开花,花开火红,艳丽绽放,昭示丰收的希望;秋天金桂飘香、香泡结果,冬日铁树常绿、茶花依然绽放……

  这是位于宁海强蛟镇胜龙村的典型农家小院。3层楼房,兄弟两家合住,80平方米的院子里,用绿白相间的马赛克,修饰着30平方米左右的一溜花坛。

  “过去是泥地,铺上竹篾晒谷子;后来浇上了水泥汀,翻晒更方便;现在农家生活好了,光秃秃的院子看着不舒服,也像城里人一样种上花花草草了。”

  哥哥吴伟华说,随着农家生产方式的改变,生活方式也在悄然改变,“你们看,隔壁邻居们,也都多多少少在院子里种花种树。”

  种下一片绿,如何才能收获满园春?宁海县妇联主席陈海燕在走村入户时感到,生活富裕起来的农民,对于清洁和绿化的追求已经有了,可究竟怎样才能把院子拾掇得富有美感,却还没有十足把握。

  “原先随手种了几株石榴和铁树,没有太多讲究。”吴伟华说,去年县里“美丽庭院”创建专家组的3位园林、农林专家来访,给小院开出“美丽药方”:新增海棠、盆景榆树,避免树种的单一性;花坛里种植矮枝的杜鹃,增加整体的层次感;花卉、盆景的摆放,注重搭配,讲求协调;果树得嫁接,观赏树种得时常修修剪剪……

  庭院深深深几许?35岁的油漆工吴伟华开始意识到,庭院即使不深,也可以通过搭配和组合,变得饱满和丰富起来。

  经过专家点拨,他不禁迷上了花木种植,业余时间除了在自家小院忙活,还时常帮村里的公共树木修修剪剪。

  用10多厘米高的鹅卵石,代替规格不一的盆景给13米长的花坛砌边,既规整,又不失自然生趣;屋子大门口的两棵铁树,被两棵毛耳枫取代,为的是既有绿意,又不影响窗户的采光;梯子、盆子、罐子、衣叉,这些陪伴农家多年的什物,被整理起来,“隐藏”在院里角落的檐下。

  看到胜龙村“美丽庭院”示范户吴伟林家一年间的变化,宁海县园林专家王菊芳感到欣慰。把自己的专业所长,从城市园林沿用到农家小院,她觉得是个不错的创意。去年开始,宁海县妇联、农林局、文广新局组建专门工作组,跑了18个乡镇街道19个行政村的190户家庭,“一户一策”,根据每家每院的实际情况,给出创建“美丽庭院”的建议。创建有一些严格的规定,比如,绿地率一定要在30%以上,庭院和厅堂(客厅)必须实现洁化、绿化和美化。令人欣喜的是,农户们参与的积极性都很高,专家们在村里“开药方”时,身后总跟着热心农妇,围在左右问这问那。

  吴伟林家的经验,就在不同程度被邻里分享:他在院墙外,面西种了一排珊瑚树,已经长到1米多高,不仅能装饰巧克力色的墙面,还能实现遮阳的效果;内庭建设也是“美丽庭院”的题中应有之义,吴家“男主外,女主内”,外庭由吴伟林负责维护,内庭由妻子和女儿整理,她们在客厅挂起了山水油画,摆放花架和根雕,兰花吐幽,玉树葳蕤,女主人亲手编织的十字绣“花开富贵”“清香暗送”寓意吉祥和高尚。

  由于靠近国华电力宁海电厂等大企业,胜龙村近年来外来居民的数量越来越多,卫生状况一度成为村干部的忧心事。我们注意到,“美丽总动员”由内而外自然延伸,村民们自发进行了公共围墙的墙体美化,在公共空间种树植绿,晚间,一同在大树下谈天的多了,赌博等不良现象少了。

  家住宁海桥头胡街道东吕村的吕伟成、林聪叶夫妇,早已把塑料制品公司开在了宁波城里,但是每周,他们都要赶回家几趟,只为浇灌满院花草。

  这100平方米左右的美丽庭院,着实让人流连。满院鹅卵石铺地,西南角景观石耸立,东北角花丛中透出一只农家传统的小水缸,200多株植物焕发出蓬勃生机,40多个盆栽造型婀娜。

  看了8岁吕佳璇描写家中小院的日记,老师打来电话,说要带着班上学生来“赏花看石”,这让老爸吕伟成得意不已。“每个周末,我们都会接待宁波城里的朋友,在小院里喝茶、放松。”吕伟成说,养花护绿颐养心性,现在,村子里吵架、是非少了,相互探绿、取经多了,连朋友圈里都多了不少“花草迷”。

  这不,他们同村的邻居林建军就是一位“兰花迷”。林家小院是一个养了300多盆兰花的美丽庭院。春兰、蕙兰、剑兰、寒兰……应有尽有。“养兰成了我最大的业余爱好,”林建军说,冬日天寒,他把“兰花仙子”们藏到卧室里保暖;一到4月,他就搭起了弓形的遮阳棚。邻居不断到林家探访,惊讶于林建军培育兰花新品种的劲头,“把好的品种留下来,把一般的卖掉,每年有2000多元收入”。

  除了拓展文明家庭的内涵、培育乡间美好的生活情趣,能否通过“美丽庭院”,培育出庭院经济,进一步提高农民收入,增加乡村生活的魅力?这正是陈海燕眼下琢磨的课题。

  胜龙村的“拆墙透绿”实验,颇能给人启发:如果一户一特色的“美丽庭院”,能从私家景色变为公共景观,宁海的“农家乐”就有了更多留客的景致。我们在胜龙村李来福家的庭院看到,有木质感的白色塑钢篱笆,构筑起独特的透视性庭院。透过阑珊的栏杆,庭院焕发出别样的意境,桂树舒展、紫荆藤妖娆、枣树林立,黄杨挺拔……从事捕捞作业的李来福,跟邻居和路人分享着对于美的理解。

  “美丽庭院拆墙透绿,能使整个村庄变身美丽村落,大森林大景区建设,能让整个宁海变成美丽花园。乡村,由此变得更让城市向往。”宁海县县长褚银良说,美丽庭院建设,为宁海进一步建设新农村,提供了有益尝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