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宵花价格跌一半 大单团购不见了

  临近春节,杭城市民采购年货时,会买一盆漂亮的年宵花,以增加节日气氛。花儿照样开,但是今年的价格却非常亲民。

  原因是大单子不见了。受近年来新会风、厉行节约、“三公”消费禁令等影响,单位、团体的订单量大幅下滑,今年花市变化大。

  低迷的市场行情,导致一些高档年宵花价格直线枝的蝴蝶兰,去年的批发价是380元左右,今年跌到了200元以内,这个行情随即传递到零售终端。

  原本走高端路线的年宵花纷纷放下身段、降低价格,想买年宵花的市民可以出手了,花同样的价格今年可以买两盆。

  蝴蝶兰、蕙兰、杜鹃,是年宵花当仁不让的老三样,它们引领着年宵花市的涨跌。

  上周末,杭州的张先生到吴山花鸟市场逛了一圈,本来只是闲逛,回去时手里却多了一盆蝴蝶兰。

  “本来不想买的,老板娘太热情,都没讨价还价,就主动让了50元,算捡个便宜。”张先生在微信朋友圈秀了一把。

  “市场里卖花的人比买花的多,价格一家比一家实惠。”张先生是花鸟市场的常客。在他印象中,这些年宵花主力品种往年价格都是高高在上的,除非有人送,自己难得掏钱买。

  去年,杭州吴山花鸟市场里蝴蝶兰起步价五六百元一盆,如果再拗点造型,品级稍微好一点,价格就蹭蹭上去了。张先生印象比较深刻的是,有一盆15枝的蝴蝶兰,每个花枝方向都齐刷刷向前,取名“一帆风顺”,至少要1500元。

  吴山花鸟市场一个销售蝴蝶兰的摊位前,记者看到,大盆蝴蝶兰摆满货架。这样的高档年宵花往年一盆要350元至500元,卖相好的售价轻易就达上千元;而今年,蝴蝶兰售价普遍停留在280多元。

  上游批发市场的行情也同样不景气。“去年,12枝的蝴蝶兰每盆卖到380元,现在12枝的每盆才卖到200元,折合算算,一枝蝴蝶兰降了一半的价钱,几乎跌破成本价在销售了。”杭州芊韵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说,单枝的批发价也跟着跳水,从往年的22元~23元/枝降到了15~18元/枝。

  萧山花木城里的云鹏花卉有限公司摊位里,一些已经包装好的蝴蝶兰盆栽上,几乎不见花哨的装饰物,一盆蝴蝶兰也就在8到12枝左右,价格都在500元以内,上千元一盆的蝴蝶兰不见踪影。“跟往年比,价格至少降了三四成,很多都是对半砍的。”该公司负责人说。

  杭州萧山花木城,一年一度的年宵花市开市了。杜鹃、蝴蝶兰、大花蕙兰等竞相绽放,争奇斗艳。绚烂的背后,年宵花销售却有点蔫。

  埋头坐在花丛中,王仁中却是紧锁眉头。做了十多年花卉经销生意,这么差的行情,他今年还是第一次碰到。

  每年春节前15天左右都是年宵花销售的黄金时间。“往年这半个月卖100来万根本没问题。”王仁中是杭州韫林五洲园艺总经理,多年经营积攒了很多大客户,包括很多企事业大单位、金融机构等,“根本不用自己出门,接接电话送送货就行了。”

  但是今年,久等的电话迟迟没来,催了也没音信,原因大家心知肚明:禁止“三公”消费、刹住送礼风,“公款不能买了,原本买花送人的也不敢了,这是很大一块市场。”王仁中说,今年他主动调低销售目标:20万左右。但是目前来看,这个目标也遥遥无期。一个星期来,他卖出的年宵花不到一万元。“只能再等等,家庭购买一般在春节前几天,希望那时会冲冲量。”他会守着摊子,直到29日年宵花市结束。

  “今年一个团购订单都没都没接到。看来不能指望团体订单消费了,必须把重点放在家庭消费上。”杭州芊韵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说,“市场比我预期得还要差。”和往年比销量减少了30%以上,为了追销量,只能降价销售。

  杭州传化花园中心一向以精品年宵花为主,往年一盆组合精美的年宵花都在800~1000元左右,而今年,主力品种已经调整为200~500元,这些花的品相和去年差不多。

  “往年年宵花市场团购占六七成,居民家庭消费占两三成,今年刚好反过来了。”传化花园中心负责人蔡阳春说。政府机关的大订单几乎没有了,这部分需求一下子是很难弥补的。好在近年来普通市民对年宵花的接受度越来越高,稍稍能减缓销售下滑的脚步。

  从这个月开始,萧山传化花园中心的工作人员走出大暖房,扫楼扫街。走到最贴近市场需求的一线,这是他们的新任务。

  平常工作日,他们在一些大企业、事业单位设摊,每到周末,他们就在杭州一些大型小区露天大棚设点,现场向居民展示,现场成交。既便宜又方便,对市民来说倒是很受欢迎。

  “花市的供求关系在变,花卉企业也要想想转型了。现在正好是个机会。”传化花园中心负责人蔡阳春说,不能再把眼光放在单位团购上了,普通市民消费才是以后长久的市场。

  虽然今年的年宵花行情与去年相比,让花农们和经销户感到“寒冷”,但是大部分花农花商的心态都和蔡阳春一样,要想生存,未来必须主攻大众市场消费。

  在产品结构上,各家也动了不少脑筋。除了大型盆景,传化花园中心也把目光盯准案头、餐桌的一些小摆件,一盆小盆栽几十元就能搞掂,价格非常亲民。杭州韫林五洲园艺也第一次在年宵花展中放入小杜鹃、马蹄、仙客来,价格都在百元以内,这些在往年都是“非主流”。

  “另外,这几年蝴蝶兰等高档花卉一直在走下坡路,反而中档花卉受欢迎。花卉企业应该把重点转向中档花卉市场和苗木市场。”萧山一家苗木基地负责人老林表示,虽然今年预计到了市场会比较清淡,但现在看来还是预估不足。他认为,今后苗木绿化将是个大市场,另外还打算开拓租赁市场,以前树景盆栽只租给单位,今后这个市场向普通市民和一些社区开放。帮市民节省成本的同时,也让花农自己创收。(首席记者 罗凰凤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