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木市场与园林工程遭遇“冰火两重天

  “限购令”出台近两年,房地产市场调控之风吹向下游行业园林绿化,一边是苗农的2012年并不好过,另一边园林绿化工程势头好转。

  近日,记者专程驱车赶往杭州萧山花木市场,同时还对杭州几个园林绿化工程公司做了深入走访调查。同是绿化行业,花木市场和园林工程却“冰火两重天”。

  在杭州萧山花木市场,花卉苗木交易摊位有600余个,除了萧山本地的经营户,还有来自山东、辽宁、江苏、福建、广东以及本省的宁波、绍兴、衢州等地的,光是福建的经营户就不下20家。

  记者逛了一圈,市场里花木品种非常多:山东新一的银杏树苗、江苏浦江的雪松等等,其中还不乏一些高档的进口花卉,如韩国产的蝴蝶兰,荷兰产的大花惠兰等。“这里的花卉、苗木、盆景、盆花等,有些是农场种植的,有些是外地产的。有些苗木如果直接从广东福建拿过来,会养不活,因为那边气温都是5℃以上,而我们这里最冷会到零下,要是直接种的话马上就会死,所以要在我们的基地养个两三年,适应一下。”杭州日月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余建明说。

  杭州市苗木商会秘书长张慧勤也向记者坦言,现在的苗木生意,有些好,有些不好,她说,现在苗木还在过冬,苗圃这一块,慢慢在复苏,但是还看不到“春天”。

  “苗木销不出去,有的苗圃大还可以支撑一段时间,如果适销不对路,长此以往就会出问题。”她指出,主要还是工程用苗量在减少,而刚需的楼盘用的苗木都不高档,“如果是高端房产那可能还行,如果是一般的小区,那苗木的销路就差了。”

  “成本涨了20%多,销价最多只增加了3%,原来的利润是30%,而今年就只有13%了。”萧山宁围镇的苗农向记者透露。

  据张慧勤了解,像红叶石楠等小苗,去年售价一株在2元左右,但是今年每株的价格已经跌破成本价,以0.1元、0.2元的价格销售。据业内人士透露,在萧山,有50%的苗木种植户都在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红叶石楠。

 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,大规格的乔木、花灌木销量和售价一直较为稳定,属于苗木中的抗跌品种,而领跌品种则是一年两年生的地被植物。“我做苗圃以来从来没不景气过,因为我种植的都是一些大树,价格和需求都比较稳定。” 杭州盛荣园林绿化有限公司总经理章国荣说。

  业内人士建议,种植户可以通过种植生长周期相对较长的、价格更稳定的品种抵御苗木价格波动的风险,比如,去年上半年像紫薇、红枫、海棠等品种价格反而在上涨。如果苗农青睐短周期的树种,最好选择生长周期在一年的苗木来种植。

  负责杭州萧山花木市场的浙江百富建设集团副总周玉龙也坦言,各地正在落实中央改进作风的规定,对花卉的销售影响较大,“销量比以前下降20%-30%,本来12月、1月、2月是开会的高峰,但是现在开会都不摆放盆花、盆景了。而年宵花销售才刚启动,情况还不好说。”

  “年宵花是看个人喜好的,不过企事业单位的团购订单确实少了,去年这个时候每天销售额在1—2万元,现在就只有8000元左右。”不过,杭州日月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的谢总认为,落实中央改进作风的规定对年宵花的销售有影响,但影响不大。

  众所周知,前几年,因为房地产不景气而受波及的行业不少,其中就包括园林绿化的企业。而今,限购令犹在,但园林工程公司却似乎不再受影响,业绩也随之噌噌地往上涨,这又是为什么呢?

  杭州市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炎良对记者说,“(房地产调控)对我们来讲,影响不是太大,因为城市化进程力度大,一线城市可能有影响,但周边的,比如二、三线城市的开发力度还是比较大的,所以‘限购令’整体对园林行业影响不太大。”

  “园林工程受房地产影响是有的,但因为本身浙江省的苗木价格在下降,比如两年生的龙柏,原先是1.5—2元/株,现在只卖到0.5元/株,已经跌破成本价了,所以,虽然去年的业务量有所下降,但如果前几年业务积累比较多的话,利润的空间反而高。”周玉龙说。

  周玉龙还告诉记者,在施工原材料方面的成本也在降低,“今年钢筋最低只要3000多/吨,而原来要6000多/吨,如果前几年中标的项目多的话,今年施工成本反而低。”拿他们集团园林绿化这一块来说,一些中标的项目,原来利润在15%-20%的,现在可能高达40%-50%,“当然,人力成本是在增加,但是采购和原材料成本在下降,总体的利润空间还是有所上升的。”

  除此之外,周玉龙还提到,“现在萧山很多园林绿化的企业开始到外省去做,开始做BT项目(BT投资是指一个项目的运作通过项目管理公司总承包后,由承包方垫资进行建设,建设验收完毕再移交给项目业主)。”

  “我们的商业模式在做一些调整。”张炎良也表示,原来政府投资的项目有需求但没有资金,所以现在他们也在做BT项目,“规划、设计、施工、养护一体化,这种打包处理的模式我们还在探索。我们带资金过去,比如江苏苏北地区的政府有需求,而财政资金却要通过后续几年再回报,那我们就先垫资做,做好直接交付给他。”

  张炎良还向记者透露,园林工程一个项目就有几亿元投资,利润空间比较大,“我们有这样的筹融资能力,对方又有需求,这种商业的模式,比原来政府有钱再来搞建设,在业务量上更有突破。我们去年的业绩也相应上升了30%左右。”

  谈到房地产的影响,当然是有的。不过,张炎良毫不避讳地说,去年整体情况还不错,“要说房地产的影响,那就是资金的回笼问题,业务量倒是没有大的下滑,影响不是太明显,公共景观这类市政项目不错。”他还表示,在房产不景气的情况下,真正好的园林企业没有大的影响,而其他资金不宽裕的小企业可能会影响比较大,是一个洗牌的过程。

  周玉龙一直在关注房地产行业,有自己的一套见解。他发现,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不管是土地拍卖,还是房子的成交量,都在缓慢增加,“尤其是近期,房地产的成交量从以前的几套、几十套发展到现在的一两百套,而且房价也在逐渐增长,当然,限购政策还是有一定影响,我们集团去年的利润增长在10%左右。”

  关于未来,浙江百富集团开发部经理谢福星似乎信心满满,“多元化发展,使产业链延伸开去,不仅要有花木市场,还要有园林工程、物业、置业、物流等一起动,一条龙服务比较多元化,又可形成互补,这样的话‘东方不亮西方亮’嘛。”

  在采访过程中,很多园林企业表示,原来是将企业做大,现在则是做精。而张炎良也认为,房地产越是低迷,对景观的要求越是高,要增加产品的附加值,机会其实不少。